推荐阅读更多+
  • 刚刚,常德汉寿同发野生动物世界开园

    4月21日上午,湖南汉寿同发野生动物世界正式开园营运。该园总投资35亿元,占空中积212

  • 常德房价再低价50%才正常?楼市呈现3信号

    谁也想不到持续上涨了二十多年的楼市会在2021年呈现如此之大的变化,而这也惹起了大家

  • 《湘遇·桃花源》,行走在故事中,沉浸于故

    行浸式演出《湘遇·桃花源》,行走在故事中,沉浸于故事内,体会不一样的时空。 踏入

  • 未能体会到的老常德风情

    捧着一杯声声乌龙,回酒店歇下了?不不不,还有一个地方。 大小河街,想去看夜景,边

  • 今天你茶颜悦色了吗?

    进入湖南地界,怎能没有茶颜悦色?从没喝过的我早就做了功课,搜索了常德茶颜悦色的门

  • 开启左侧

    [母婴杂谈] 妇女权益保证法 对拐卖绑架妇女新增强迫报告与排查制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4-22 20: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隔17年,《妇女权益保证法》再次迎来“大修”。2022年4月18日,《妇女权益保证法(修订草案)》(下称《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二次审议。
      现行《妇女权益保证法》于1992年制定,2005年曾中止过一次全面修订,2018年又对一些表述做了小范围修正。
      广东经纶君厚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广东省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讨会副会长游植龙向界面新闻引见,随着社会和经济的展开,中国妇女权益保证也面临一些新状况和新问题,原有的规则已无法顺应对妇女权益保证的全面请求。同时,随着民法典的正式实施,《妇女权益保证法》的相关制度也需求及时中止修正、衔接。
      2021年12月,《草案》一次审议稿提请全国人常委会审议,并于会后公开征求意见。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臧铁伟通报,《草案》一审稿收到超越42万条意见,此外,还收到近三百封大众来信。2022年4月14日,臧铁伟在记者会上引见:综合各方面意见,《草案》二次审议稿进一步突出了对妇女人身权、人格权的维护,包括增增强迫报告与排查制度。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吕孝权引见,在《草案》一审稿及之前,社会各界对《妇女权益保证法》的讨论并没有过多聚焦到妇女被拐卖的问题上来,也没有特别强调过强迫报告制度,直到2022年1月底,一些妇女被拐卖案件惹起普遍关注,“大家才发现这是个被忽视的妇女权益维护热点议题,所以马上就惹起了大家对拐卖问题的深度深思和讨论。”
      因而,依据目前披露的内容,此次《草案》二审稿中的强迫报告制度,主要针对拐卖、绑架妇女的违法立功行为,以明白其处置办法和义务划分。
      据中国妇女网报道,《草案》二审稿增加规则,“婚姻注销机关、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及其工作人员在工作中发现妇女疑似被拐卖、绑架的,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告,公安机关应当依法及时调查处置。” “住宿运营者应当及时精确注销住宿人员信息,健全住宿效劳规章制度,增强安全保证措施;发现可能损伤妇女权益的违法立功行为,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告。”同时规则,未实行报告义务的,依法给予正告、责令停业整理或者吊销停业执照、吊销相关答应证,并处一万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款。
      此前,强迫报告制度主要在《未成年人维护法》和《反家暴法》中呈现,其适用对象是无民事行为才干和限制民事行为才干人。吕孝权以为,《草案》二审稿“将被拐卖、绑架的妇女归入强迫报告的对象中来,这是一个突破,但依然不够全面。“是不是也应该适度拓宽到性骚扰、性侵犯等范畴呢?还有一些妇女有完整民事行为才干,但她可能由于遭到强迫、威吓等缘由无法给自己维权,是不是也应当思索归入强迫报告的维护对象中来?”他说。
      吕孝权引见,从《未成年人维护法》和《反家暴法》的理论来看,强迫报告制度的贯彻落实并没有那么顺利和彻底,一方面受观念障碍,另一方面,“强迫报告制度设计自身是存在缺陷的,比如说它没有刚性的法律义务机制为其保驾护航。”
      以《反家暴法》为例,依据《反家暴法》第35条规则,在反家暴工作中,对未依法实行强迫报告制度的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社会工作效劳机构、救助管理机构、福利机构及其工作人员,构成严重结果的,由上级主管部门或者本单位对直接担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义务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首先,严厉来说,‘处分’应当不是法律义务概念,而是党纪政纪追责概念。其次,‘处分’义务的承担对象必需是强迫报告的义务主体,且以构成严重结果为前提,而如何界定严重结果,法律并未做出明白规则,理论中可能会存在不同的适用规范。就目前的公开报道来看,由于未实行反家暴强迫报告义务而被追责的案例不是很多。”吕孝权说,从目前《草案》二审稿的规则看来,在反拐卖妇女问题上,强迫报告制度也可能存在相似的问题,因而,“实施效果如何,还有待检验。”
      吕孝权以为,强迫报告与排查制度能够有力地推进妇女权益维护的法律实施,但从目前的规则上看,仍有待进一步完善。
      他以为,一方面是强迫报告的义务主体明白罗列了负有反对拐卖妇女义务的职能部门和机构,但还应当将医疗机构一并罗列进去,“在后面加一个‘等’字更严谨”;另一方面,他以为目前二审稿关于排查制度的描画有待商榷。
      《草案》二审稿规则,“妇女分离会应当发挥其基层组织作用,会同公安等部门增强对拐卖、绑架等损伤妇女权益行为的排查,有关部门应当予以配合。发现妇女疑似被拐卖、绑架的,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告,并辅佐有关部门做好挽救工作。”同时规则,前述主体未实行报告义务的,依法对直接担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义务人员给予处分。
      “从资源、职能、权威性等各方面考量,排查的牵头机构都应该是公安机关。”吕孝权以为,“妇女分离会作为代表和维护妇女权益、促进男女对等的大众组织,更合适发挥积极组织、谐和、辅佐、敦促作用。”
      记者 |程大发
      原标题:妇女权益保证法修订,对拐卖绑架妇女新增强迫报告与排查制度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常德网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常德分类信息

    客服电话:18670632280

    在线客服: 372543707

    在线时间: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